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社会趣闻

老师好湿好紧我要进去了 老师 忍着点 头终于进去了

2021年02月24日60百度已收录


老师好湿好紧我要进去了 老师 忍着点 头终于进去了/图文无关

我已经忘了我是80年代的哪一年考上初中的,只记得那时学校的喇叭上会经常播放《牧羊曲》、《北国之春》,以及《风雨兼程》这样的老歌,这些歌很好听,有的现在我还会唱。

我上初中那会,心里多少有点自卑,看到漂亮的女生会脸红,尤其怕看到教我生物的许老师,因为她太美了,美得让包括我在内的不少男生甚至不敢直视她。

那时候学到的知识有许多我已经原封不动的还给了我的老师们,能记下的多是青春期莫名的躁动和不安份。我之所以会记住我的美女老师,是因为她是我在那个年代见过的最美的老师。我和我的同学常私下里谈论她,使用最多的词是“美艳不可方物”。初中那几年,她的存在让青春期的我们充满了无限遐想!

许老师长得很白,这让我们这些长期干农活,晒得黑不溜秋的农村娃,很容易在她面前自惭形秽。她有一张标准的鹅蛋脸,一头乌黑的大波浪长发,她还有很多漂亮时髦的衣服,经常换着穿。熨烫的笔挺的喇叭裤配上黑色的高跟皮鞋,她每次从我们面前走过,都会带来一种说不出的香香的味道。在那个化妆品只有雪花膏的年代,她的美是天然纯粹不假雕琢的!

我的英语老师姓张,他很年轻,别的老师都叫他小张。我不太爱学英语,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小张老师。他是个爱笑的人,课堂上明显压不住阵脚,所以上他的课很放松,有时甚至能当众和他开玩笑。他经常穿一套灰色的中山装,很少换衣服,脚上的布鞋和我们一样,是自己家做的。现在想起来,那时小张老师的家庭条件应该也不是太好,他跟我们一样,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娃,我想这可能是我喜欢他的一个先入为主的因素吧!

我的历史老师是个老学究,戴着一副厚厚的高度近视的眼镜,他对历史有自己的一套见解,常令我有拨云见日的感觉,我很敬佩他。我当面叫他老师,私下里称呼为先生,他很喜欢我叫他先生,就对我超出寻常的好,他说我和他是忘年之交。他上课最喜点我的名,那会我因长得小,坐在最前排,他点到我的时候就会拉下眼镜,伸长脖子寻找,我赶紧举手回应他:“我在这呢,老师!”他才“吭吭”两声,说:“你来了,坐端正,上课”。

老师好湿好紧我要进去了 老师 忍着点 头终于进去了/图文无关

我的老学究先生姓赵,他知道我家条件不好,曾在生活中给了我不少照顾。他那时吃教师食堂,每次改善伙食他都额外多买一份饭菜,把我叫到他的宿舍陪他一起吃。初中三年,我已记不清蹭了赵先生多少顿饭,至今想起来仍会感激涕零。赵先生有不少藏书,他很珍惜这些书,但对我从不吝啬。那几年,我几乎看遍了他的藏书,受益匪浅。

我的美女许老师和小张老师是一对恋人,我曾在校外亲眼看到他们同骑一辆自行车,小张老师驮着许老师,许老师从后边搂着他的腰,当看到有人时就赶紧松开手,等人走过后就又搂上了。原本以为他们会成为极好的一对,没想到最后的结局却是劳燕分飞。后来,听人说许老师嫁的男人对她不好,她过得并不幸福!

我初三那年,许老师和小张老师分手了,她嫁给了乡长的儿子,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见小张老师笑过。听我的同学说,许老师的男人知道她和小张老师的事后,跟她生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气。后来,许老师就怀孕了,我又觉得她没有之前漂亮了。再后来,小张老师离开了学校,听说他辞去工作,南下闯深圳了,此后,就再也没有小张老师的消息了!

我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,几年后,我的老学究赵先生因病去世,我参加了他的葬礼。临回来的时候,赵先生的儿子送了我几本先生的藏书,我很珍惜先生留给我的书,我把它们放在床头柜上,就能经常忆起先生在时的音容笑貌,我很感激那些年他对我的照顾!

我有时会想,如果许老师嫁给小张老师,结局会怎样?如果我的老学究赵先生还活着,我们爷儿俩还能在一起吃顿饭该有多好啊!可惜了,这一切都只能留在回忆里了!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